15选5开奖走势图表
當前位置:雙擁中國網 > 蘇區老區 >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10-85916510

湘鄂西、湘鄂川(渝)黔革命老區大歷史、大事件、大貢獻

2018-07-12 11:37:13來源:恩施新聞網

在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斗爭中,從1927年9月到1935年11月,賀龍、周逸群、關向應、萬濤、段德昌、柳直荀,任弼時、蕭克、王震等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先后創建和領導了湘鄂邊、湘鄂西、黔東特區、湘鄂川(渝)黔革命根據地。

1981年6月27日(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指出: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隨著斗爭的發展,黨創建了江西中央革命根據地和湘鄂西、海陸豐、鄂豫皖、瓊崖、閩浙贛、湘鄂贛、湘贛、左右江、川陜、陜甘、湘鄂川黔(等)根據地。,建立了工農紅軍第一、第二、第四方面軍和其他其他許多紅軍部隊”。

湘鄂西、湘鄂川(渝)黔老區人民在革命戰爭年代,用生命、用血肉為革命作出(了巨大)的犧牲和貢獻,形成了永恒的歷史記憶。

大歷史

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后,為推翻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作出了不懈地努力,實行第一次國共合作,進行北伐戰爭。1927年春夏,蔣介石、汪精衛相繼背叛革命,對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實行血腥屠殺。

在白色恐怖面前,共產黨人沒有被嚇倒,從血的教訓中悟出了“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的真理。1927年8月1日,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發動了震驚中外的南昌起義,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宣告中國共產黨獨立領導革命,創建人民軍隊和進行武裝奪取政權斗爭的開始。南昌起義軍的總指揮是賀龍,參加起義的部隊是國民革命軍第20軍全部,第11軍2個師,第4軍2個團和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學員,即賀龍率領的20軍2萬人,葉挺率領的11軍5500人,周士遞率領的3000人,南昌警察400人,教導團100人,農民運動講習所80人。南昌起義部隊的主要力量是湘鄂西、湘鄂川(渝)黔籍的士兵,僅張家界就有5000人,其中賀龍家鄉有3000人。

黨的“八.七會議”后,確定了實行土地革命和武裝起義的方針,繼秋收起義、廣州起義和其他地區的起義之后,中共中央策劃全國第二次武裝暴動,“把暴動的成功厚望寄托在湘鄂西地區”。同年九月開始,中共中央先后六次研究湘鄂西的問題,直到1928年1月,中共中央在上海成立湘西北特委后并入湘西特委,并委派賀龍、周逸群回到湘鄂西發動武裝斗爭,先后組織年關暴動、發動桑植起義,實施紅色武裝割據。從此,賀龍、周逸群、段德昌、關向應、任弼時、蕭克、王震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這里開始了長達十年的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先后創建了湘鄂邊、湘鄂西、黔東特區、湘鄂川(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

湘鄂邊革命根據地時期(1927.9—1930.7)。在極其艱苦卓絕的斗爭中,以桑植、鶴峰為中心,經過兩年多的游擊戰爭,開辟了湘鄂邊根據地,創建了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1929年2月在鶴峰縣杜家村整軍,傳達黨的“六大”精神,正式將中國工農革命軍改變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史稱湘鄂西紅軍)。這一時期,根據中央精神,學習井岡山經驗,在桑植縣對紅軍進行了著名的羅峪整編,把支部建在連上,加強了黨對軍隊的領導,部隊素質大大提高,戰斗力得到了加強。1930年3月,根據中共中央指示和鄂西特委決議,紅四軍留部分骨干和游擊隊堅持湘鄂邊斗爭,主力東下洪湖與紅六軍會師,前后三次東征都遭遇敵人重兵阻截,紅軍損失慘重,紅四軍改稱為紅二軍,直到7月初,兩軍才于公安會師。

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時期(1930.7—1934.4)。1930年6月,中央開辟了贛南、閩西根據地,組建了紅一軍團。在這種形勢下,紅四軍后稱紅二軍與紅六軍組成了紅二軍團。紅二軍團的成立,標志著湘鄂西革命斗爭進入新的階段,它和鄂豫皖、湘鄂贛紅色地區相呼應,構成了對敵人統治的中心城市——武漢的包圍。賀龍領導的紅二軍同周逸群領導的紅六軍,組成紅二軍團,開辟了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曾覆蓋75個縣市,擁有3.8萬正規紅軍和近20萬地方武裝赤衛隊,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割據范圍最大的三塊紅色根據地之一。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已故的新西蘭進步作家路易·艾黎曾滿懷深情地兩度訪問湘鄂西,將湘鄂西的“洪湖精神”弘揚于世界。

由于王明左傾路線,加上國民黨反動派的圍剿,使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損失殆盡。紅二軍團不得不轉移,從湘鄂西出發,過湖北、馳河南、越陜西、抵湘鄂川(渝)邊,經過7000多里的小長征,紅軍只剩下9000多人了,這時紅二軍團改為紅三軍。

黔東特區根據地時期(1934.5—1934.10)。由賀龍、關向應等率領的紅三軍,領導廣大勞苦大眾,一邊在湘鄂川(渝)邊打游擊,建立根據地;一邊探尋中央和紅一方面軍,在云貴高原上的黔東,建立了第一塊紅色革命根據地。到了楓香溪后,召開“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楓香溪會議",賀龍提出創建黔東根據地,這是紅三軍的一個很大轉變,肅反停止了,提拔重用了一批干部,建立完善了黨、團組織,恢復了政治機關,在各縣建立游擊隊,組建獨立團,壯大紅軍,擴大根據地。黔東特區,時轄17個區革命委員會(或區政府),約100個鄉蘇維埃政府,轄區包括今沿河、印江、德江、松桃、酉陽、秀山等縣毗鄰地區,縱橫100余公里,人口10多萬。

湘鄂川(渝)黔蘇區根據地時期(1934.11—1935.11)。1934年8月7日,任弼時、蕭克、王震等率領紅六軍團,作為長征先遣隊,從湘贛革命根據地突圍西征。10月24日,抵達黔東與賀龍、關向應領導的紅三軍后恢復為紅二軍團會師。11月24日,紅軍解放大庸,奉中央電示,于11月26日成立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命委員會、省軍區,開創了湘鄂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領導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31個縣、50多萬軍民的反圍剿斗爭,先后取得永順十萬坪大捷、桑植陳家河大捷、咸豐忠堡戰役大捷、宣恩板栗園戰役大捷的勝利,活捉國民黨軍隊四十一師中將師長張振漢,擊斃敵八十五師師長謝彬等,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和地方封建勢力的囂張氣煙,有力策應了中央紅軍長征。

大事件

湘鄂西蘇區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賀龍等老一輩革命家開辟的農村革命根據地。位于湖南、湖北兩省邊界地區,包括湖南省湘西自治州、張家界市和湖北省恩施自治州及洪湖、監利、“巴興歸”、“荊當遠”等廣大地區。

1927年底,賀龍、周逸群等奉中共中央指示前往湘鄂西發動武裝革命。1928年初,在監利縣境內,賀龍、周逸群等與賀錦齋、吳仙洲等領導的游擊隊會合,打起了工農革命旗幟,隨后相繼領導了監利、石首、華容、南縣等地的年關暴動。1928年4月2日,組織指揮桑植起義,又叫湘鄂西起義,成立了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

桑植起義之后,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賀龍率起義部隊進入湘鄂邊界鶴峰境內的大山區開展游擊戰爭。1928年7月初,根據中共湖南省委指示成立了以賀龍為書記的(中共)湘西前敵委員會,1928年12月,賀龍率領工農革命軍到達恩施地區與中共施鶴特委會和,根據中央指示,將中共湘西前敵委員會改為中共湘鄂西前敵委員會。1928年底至1929年春,工農革命軍先后改編了咸豐黑洞“神兵”、宣恩曉關“神兵”、鶴峰鄔陽關“神兵”,相繼攻克建始、鶴峰、桑植等縣城,開辟了湘鄂邊根據地。

與此同時,周逸群轉至洪湖地區,組織中共鄂西特委,在監利、華容、石首、江陵、沔陽等地領導武裝斗爭,并建立了分別由段德昌、段玉林領導的兩支游擊大隊。1929年這兩支游擊隊合編為鄂西游擊總隊,1930年春又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成立后,先后攻占沔陽、潛江、石首、漢川、華容、公安等地,開辟了洪湖根據地。

1930年夏,賀龍率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東下洪湖地區,7月初,與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會師湖北公安。隨后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改稱中國工農紅軍第二軍,二、六兩軍合編組成中國工農紅軍第二軍團,賀龍任總指揮,周逸群任政委。湘鄂邊、洪湖兩個根據地連成一片,成燎原之勢。

1930年9月,中共中央下達中國工農紅軍第二軍團南征,配合中國工農紅軍第一、第三軍團北上,攻打長沙未果,損失很大,第二軍團不得不向湘鄂邊根據地轉戰。

1930年12月賀龍、鄧忠夏率領紅軍部隊回到湘鄂邊的鶴峰走馬坪修整,在這里武裝收編了川東雜牌軍甘占元、張軒、秦伯卿部共3000余人,補充各種槍支2000余支。

1931年3月,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成立,中國工農紅軍第二軍團改編為紅三軍,湘鄂西根據地擴展到漢水以北的鄂中地區。

1931年9月中旬,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七、八師奉命從房縣向洪湖根據地轉移。同年底,中共中央把襄棗宜革命根據地劃歸湘鄂西中央分局管轄。到1932年夏,湘鄂西根據地發展到包括洪湖、湘鄂邊、襄棗宜、巴興歸根據地,以及鄂西北的均縣、房縣、谷城、保康等二十多個縣的地區,紅軍和地方武裝發展到三萬余人。

1932年秋,由于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領導,紅軍未能粉碎國民黨軍對湘鄂西根據地的“圍剿”。到1933年11月,湘鄂西革命根據地全部喪失。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在湘鄂西中央分局夏曦、賀龍、關向應的領導下,被迫撤離湘鄂西,經過7000里艱難轉折斗爭,轉移至湘鄂川(渝)邊地區繼續堅持斗爭。

1933年12月18日---20日,湘鄂西中央分局在湖北咸豐大村召開會議,(批判了夏曦執行的左傾路線,)決定“創建湘鄂川黔邊新蘇區”。之后,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在湘鄂川(渝)黔邊轉戰,尋找建立新的革命根據地。

1934年5月,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西渡烏江,進入貴州,主力部隊只有4300人了。6月19日,湘鄂西中央分局在貴州沿河楓香溪召開會議,決定在黔東創建革命根據地。7月21日黔東特區革命委員會成立,紅軍增加到了5100人。黔東革命根據地的創建,為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勝利會師和湘鄂川(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的建立,創造了條件,提供了保障。   

1934年10月,中國工農紅軍第六軍團,在任弼時、蕭克、王震的率領下,經過艱苦轉戰,進入黔東,24日,與賀龍、關向應領導的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在印江木黃勝利會師。會師后紅三軍恢復中國工農紅軍第二軍團番號,兩軍團組成二六軍團,聯合行動,由賀龍、任弼時、關向應統一指揮。  

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會師后,為了策應黨中央和紅一方面軍長征,最大限度地把國民黨軍主力背過來,減輕紅一方面軍的壓力,策應、保障遵義會議召開,迅速開辟建立了湘鄂川(渝)黔邊蘇維埃革命根據地,并發動湘西攻勢。  

1934年10月28日,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從四川(現重慶市酉陽縣)南腰界出發,向湖南湘西挺進。11月7日,攻克永順縣城,湘敵何鍵急令湘西軍閥陳渠珍派兵堵剿,陳糾集三個旅,約一萬人的兵力向永順撲來。紅軍決定采取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的作戰方針,主動放棄永順縣城,退至城北90里的十萬坪地區設伏。11月16日黃昏,尾追之敵進入伏擊圈,我紅軍奮起痛擊,殲、俘敵3000余人。我紅軍乘勝追擊,11月24日占領大庸、桑植。12月7日,進擊沅陵,17日包圍常德,攻下桃源。  

由于湘西攻勢的勝利,促進了革命根據地新區工作的發展,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控制了永順、大庸、桑植和龍山、保靖、桃源、慈利、石門、常德等縣,并占有大庸、桑植、永順等縣城,建立湘鄂川(渝)黔邊蘇維埃革命根據地的時機已經成熟。   

1934年11月26日,奉中共中央電示,在大庸(今張家界市城區)成立了中共湘鄂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省委,任弼時為省委書記,賀龍、關向應、夏曦、王震、肖克及張子意、劉士杰(后叛變)、周玉珠為省委委員,同時成立湘鄂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省軍區,賀龍任軍區司令員,任弼時任政委。還成立了蘇維埃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員會,賀龍為主席。至此,以大庸為中心的湘鄂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正式形成。湘鄂川黔蘇區省委成立之后,即著手領導建黨建政、開展土地革命和擴大紅軍等項工作,同時還進行經濟、文化教育、衛生等方面建設,推動了蘇維埃革命根據地的鞏固和發展。

湘鄂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的建立和發展,特別是紅軍的主動出擊,給國民黨反動派造成了巨大威脅,蔣介石驚恐萬狀,下令調集湘鄂兩省的軍隊,在地方保安團的配合下,先后集中了11個師又4個旅,共130個團,約40萬人的兵力,對湘鄂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發動“圍剿”。

針對敵人的瘋狂進攻,我根據地軍民同仇敵愾,嚴陣以待。1935年8月下旬,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主動出擊,取得了陳家河、忠堡、板栗園等一些重大戰役的勝利,先后占領石門、澧州、津市、臨澧等縣城,根據地和紅軍進一步擴大。9月,湘鄂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中心區域和游擊區已擴大到東至洞庭湖西岸,西至四川酉陽,西北至湖北來鳳、咸豐、利川、宣恩,南至沅陵,北至湖北鶴峰,加上黔東和鄂川邊兩個游擊區,人口約200萬,紅軍發展到4個師12個團,2萬多人,成為中國工農紅軍三大主力之一,同時擴大和鞏固了根據地。

1935年11月19日,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根據中共中央、中革軍委的命令,分別在桑植縣劉家坪和瑞塔鋪舉行紅軍長征出發誓師大會,除留湘鄂川黔特委和紅十八師3000人堅持根據地斗爭、牽制誘敵之外,主力部隊18000人告別父老鄉親,妻子兒女,哥兄嫂弟,于當晚出發,開始了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經過一個多月的轉戰,我紅二、六軍團于1936年1月進入貴州。留守在湘鄂川黔根據地的湘鄂川黔特委和紅十八師,經過浴血奮戰,完成了掩護主力紅軍轉移的任務后,也突破重圍,于1月9日到達貴州江口與紅軍二、六軍團主力會合。1月下旬,我紅二、六軍團主力繼續西征,突破烏江天險,迂回旋轉烏蒙山,2月初,占領黔西、大定、畢節地區,并成立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川滇黔省革命委員會”,5000兒女參加紅軍,紅軍隊伍在不斷壯大。

在創建、發展、捍衛中華蘇維埃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和長征中,紅二、六軍團指戰員對黨忠誠,服從全局,團結統一,浴血奮戰,舍生忘死,前仆后繼,譜寫了人類歷史上的壯麗凱歌,書寫了為民族解放犧牲的動人篇章。

紅軍北上抗日離開湘鄂西、湘鄂川(渝)黔革命根據地后,國民黨反動派卷土重來,對革命力量進行瘋狂鎮壓。面對敵人的血腥屠殺,我革命干部、群眾,英勇頑強、寧死不屈,表現出對革命事業的無比忠貞,其英名彪炳青史,永留人間。

大貢獻

地位特殊,紅軍三大主力之一。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全國三大紅色根據地之一,湘鄂川(渝)黔根據地是繼中央革命根據地之后,南方最大的根據地。賀龍、周逸群、關向應,任弼時、蕭克、王震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此領導并創建紅色根據地。這些根據地起步之早,持續時間之長,蘇區范圍之寬,影響之廣,貢獻之大全國聞名。在這里,孕育、誕生、壯大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先后牽制國民黨軍50萬人,造就了178位共和國開國將帥和一批黨和國家領導人,在中國革命歷史上作出了重要貢獻。

發動群眾,創造“賀龍周逸群式”工農割據經驗。湘鄂西蘇區地跨湘、鄂兩省。在中共湘鄂西特委和后來成立的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省委的統一領導下,互相配合,進行斗爭,構成了湘鄂西蘇區的整體。它在全盛時期,遍及75個縣,擁有3萬多紅軍主力和近20萬地方赤色武裝。控制了新灘至沙市間沿長江近570公里的地帶。在星火燎原的過程中,創造性的開展山區、湖區、平原游擊戰爭,從無到有創建了主力紅軍和地方革命武裝。賀龍、周逸群、萬濤、段德昌等創建的獨特經驗,被毛澤東贊許為“賀龍周逸群式”工農武裝割據的典型,為探索、形成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作出了重要貢獻,在8年多的艱苦歲月中,湘鄂西根據地的軍民累計殲敵10余萬人,自身也付出了沉重代價。根據地在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建設方面都取得了重大成就。

靈活機動,有效保存紅軍實力。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退出湘鄂西根據地后,轉戰于湘鄂川(渝)邊區,數次準備建立根據地未果。1933年12月,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在湖北咸豐縣大村舉行會議,提出"創造湘鄂川(渝)黔新蘇區"口號。1934年,在向黔東進軍途中成立由夏曦、關向應、賀龍、盧冬生組成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湘鄂川(渝)黔邊革命軍事委員會。1934年5月至7月間,紅三軍進入黔東,開辟包括貴州的沿河、印江、德江、松桃和四川的酉陽(今屬重慶市)在內的黔東特區根據地。8月,湘鄂西分局決定紅三軍一方面鞏固和發展黔東特區根據地,另一方面東出湘西,在湘鄂川邊恢復老根據地,發展新根據地,以形成湘鄂川(渝)黔革命根據地的大局面。

艱苦作戰,主動配合中央機關和紅一方面軍突圍。湘鄂川(渝)黔根據地先后經過了木黃戰役、紅六軍團與紅三軍團會師紅三軍團恢復紅二軍團、南腰界會議、十萬坪戰役、溪口戰役、后坪戰役、陳家河戰役、桃子溪戰役、忠堡戰役、板栗園戰役。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在半年多的反“圍剿”斗爭中,大小戰斗30余次,擊潰敵86個團,俘敵縱隊司令以下8000余人,斃傷敵師以下1萬余人,繳獲山炮兩門、輕重機槍150余挺、步槍1萬多支、電臺5部,取得了反"圍剿"斗爭的重大勝利。一系列重大戰役和勝利,不僅粉碎了國民黨軍的"圍剿",而且牽制了40余萬國民黨軍隊,有力地策應了黨中央和紅一方面軍的長征,為遵義會議的召開,贏得了時間,提供了保證。湘鄂川(渝)黔革命根據地省委、省軍區、省革委會從1934年11月26日在大庸成立到1935年12月23日,紅第十八師從龍山茨巖塘最后撤離共計395天,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足跡縱橫千余里。

服從大局,成功突圍后,確定北上抗日。1935年9月,蔣介石又調集22個師又5個旅,共130個團,加上地方保安團(隊),總兵力約40萬人,企圖將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壓縮和聚殲于龍山、永順、桑植之間。當時,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總兵力只有4個師共12個團2萬多人,加上地方獨立團和游擊隊,不及敵軍的十分之一,而且先后取得了反圍剿幾個重大戰役的勝利。為保存實力,根據中央的安排,湘鄂川(渝)黔省委和軍委分會研究決定,紅軍主力退出根據地。11月19日,紅二、六軍團從桑植縣劉家坪和瑞塔鋪誓師出發,開始了偉大的長征。在長征途中,賀龍同志率領紅二方面軍,維護黨和紅軍的團結統一,機智勇敢,靈活作戰,創造了三次“神來之筆”,促成紅四方面軍一道北上,直到甘肅會寧三大主力紅軍會師。毛澤東稱贊紅二方面軍“是個了不起的奇跡,是個大經驗,要總結,要大家學”。

中華蘇維埃湘鄂川(渝)黔根據地時期,紅二、六軍團嚴格執行中央指示,從大局出發,將國民黨主力軍背過來,保障了黨中央和紅一方面軍安全突圍,確保遵義會議勝利召開。蘇區軍民前仆后繼為革命作出巨大犧牲,僅桑植縣就有13000多人參加紅軍,2萬多人為革命犧牲,“賀氏族人被反動派殺害的就有數百人,賀氏族人和親屬為革命犧牲的有數千人之眾”。恩施地區有20多萬人,投身革命斗爭,近兩萬多名青壯年參加紅軍和游擊隊,有12000多人為革命獻出了生命。

中華蘇維埃湘鄂西、湘鄂川(渝)黔革命根據地老區人民,始終與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紅軍生死與共,同呼吸,共患難。在戰爭年代,湘鄂西、湘鄂川(渝)黔革命根據地人民養育了共產黨和領導下的紅軍,提供了堅持長期斗爭所需要的人力物力財力,為壯大革命力量,取得最后勝利,付出了巨大犧牲,作出了重大貢獻。

湘鄂西、湘鄂川(渝)黔老區人民卓越的歷史功績永載史冊。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緬懷先烈,銘記歷史。善待蘇區老區人民,服務老區人民,使老區人民早日實現小康,是從事老區、老促會工作者的責任擔當,使命所在。

15选5开奖走势图表 欢乐生肖游戏怎么玩 ag时间差漏洞 E尊娱乐国际 北京pk赛车走势经验 极速时时开奖统计 宝贝全 三公技巧出九点规律 1万人棋牌 u优乐国际pt老虎机 博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