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选5开奖走势图表
當前位置:雙擁中國網 > 軍旅文化 >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10-85916510

天涯共此時|和平,軍人心中最甜的月餅

2018-09-26 13:44:59來源:中國軍網
大洋上,一輪明月,美得讓人心醉;海面上,一抹月影,隨著碧波蕩漾。中秋,這個以團圓為主題的節日,對中國人來說有著非同尋常的寓意——但...

大洋上,一輪明月,美得讓人心醉;海面上,一抹月影,隨著碧波蕩漾。中秋,這個以團圓為主題的節日,對中國人來說有著非同尋常的寓意——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軍人的中秋,注定有著別樣的風景。那最甜的月餅,就是和平;那最美的祝福,就是捷報。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和平,軍人心中最甜的月餅

■魏 寅

大洋上,一輪明月,美得讓人心醉;海面上,一抹月影,隨著碧波蕩漾。中秋,這個以團圓為主題的節日,對中國人來說有著非同尋常的寓意——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軍人的中秋,注定有著別樣的風景。那最甜的月餅,就是和平;那最美的祝福,就是捷報。

在劈波斬浪的戰艦上,執行聯演聯訓等重大任務的官兵,一路風雨兼程,難得與家人見上一面。“不怕狂風惡浪、不怕流血犧牲、不怕任何敵人。”戰艦上的標語,既是官兵的精神坐標,也是官兵的真實寫照。

在萬里之外的維和戰場上,武裝沖突不斷、傳染疫病肆虐,但我維和官兵為了和平,告別親人,遠渡重洋,走上陣地。就在這幾天,第9批赴南蘇丹(瓦烏)維和部隊第二梯隊官兵,啟程奔赴維和一線。

在我軍駐吉布提保障基地,官兵與家人通過視頻互致節日問候。他們以威武姿態,展示著大國軍隊的良好形象,他們肩上的擔子重千鈞。

軍人使命特殊,聚少離多始終是軍人家庭的常態。除了牽掛小家,軍人更關注著身后的萬家燈火,深知哨位連著萬里河山。今天的一家不圓,是為了萬家的團團圓圓。

今天,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維護國家發展利益,軍人的目光理應關注得更遠。國家的利益延伸到哪里,軍隊的使命任務就應該拓展到哪里;百姓的燈火點亮在哪里,護衛和平的那一抹綠色,就應該出現在哪里。

如果給軍人定制一本專屬的日歷,那么每一頁都會寫著“戰”字,而且越是過節,越要強化“戰”的意識。縱觀歷史,不難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發起于節日的戰爭,不在少數;節日里的世界,未必安寧。

1932年9月16日,是中秋節后的第一天,駐扎在中國東北的侵華日軍以“通匪”為由,將包括老人、婦孺在內的3000多名手無寸鐵的百姓,驅趕到撫順郊外的平頂山下集體屠殺,并焚尸滅跡,制造了震驚中外的“平頂山慘案”。

在沈陽九一八紀念館的展柜里,現存幾塊已經炭化了的月餅。那是“平頂山慘案”中被屠殺的百姓,還沒來得及品嘗的月餅。歷史告訴我們,沒有和平,就沒有團圓的家庭、美滿的節日。

天下雖安,忘戰必危。雖然和平與發展是當今世界的主題,但世界范圍內,戰爭一天也沒有停止,戰爭也不會因遇到節日而轉向。軍人的選擇,只能是時刻握緊鋼槍,時刻守護和平與安寧。

那是抗美援朝時期的一個中秋夜,志愿軍官兵在陣地吟誦起詩句:“中秋在戰地,月是故鄉明。親人望明月,悠悠祖國情。”正是因為胸懷“悠悠祖國情”,志愿軍官兵在異國他鄉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戰爭奇跡。

“中秋快樂”,這是節日里最流行的祝福。這幾個字再普通不過,卻要靠鋼槍作保證、和平作支撐。“擋住黑暗,送出明月。”軍人會把百姓的“中秋快樂”作為自己的職責使命,牢牢記在心間,義無反顧扛在肩頭!中秋時節,參加多國海軍聯合演習的黃山艦,即將回到祖國懷抱——

黃山艦:團圓的航跡

■解放軍報記者 段江山

2018年9月15日,黃山艦圓滿完成多國聯合演習任務。返航途中,水兵眺望家的方向。段江山攝

別樣的團圓

一天的航渡和訓練下來,海軍黃山艦副情電長朱湖濱,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艙室。他想給妻子袁媛打個電話,卻又忍住了。他的妻子在“洪湖”號補給艦服役,擔任副航海長。

在黃山艦歸國途中,袁媛突然給朱湖濱打來電話:“洪湖艦第二天要機動防抗臺風,我要隨艦出航。”說完就匆匆掛斷電話。

等朱湖濱晚上再打給她,卻怎么也撥不通了。他又給爸媽打電話才知道,臺風來襲,洪湖艦已提前起錨出港了。

“失聯”兩天后,袁媛才從洪湖艦上打來電話:“航海長休假不在位,自己這個副航海長陡然間要擔起航海長的職責,感覺‘壓力山大’。”

航海部門就像“戰艦的眼睛”,朱湖濱深知航海長的擔子有多重。此次參加“卡卡杜-2018”多國海上聯合演習,前后歷時一個多月。作為雙軍人家庭,他倆分屬不同戰艦,隨時都有可能接到出航任務,團圓的日子屈指可數。

今年2月,黃山艦、洪湖艦同時靠港休整。兩人趁著休假時機,一起到機關辦理了申請結婚手續。誰知申請剛批復下來,兩人又先后受領了出航任務。4月底,他們再次回到岸上,這才去領了結婚證。盡快辦一場婚禮,成了小兩口最大的愿望。

這次演習任務出航當天,朱湖濱在黃山艦駕駛室擔任航行值更官,隨艦離開湛江軍港碼頭。正巧,袁媛所在的洪湖艦剛從遠海執行完任務進入港口。

兩艘軍艦即將擦肩而過,袁媛沖上甲板,興奮地向著黃山艦揮手。這一切,正在戰位值班的朱湖濱看在眼里,卻沒辦法回應。

那天電話中,袁媛滿心委屈,說著說著就哭了……電話這頭的朱湖濱心里,也是五味雜陳。

在朱湖濱的上衣口袋里,珍藏著一張照片。他說,那是他倆最難忘的一次“團圓”。

一次,朱湖濱隨黃山艦在南海海域執行執勤任務。同在這一海域的洪湖艦,則靠過來進行對接補給。夫妻倆知道即將與對方的戰艦近距離相遇,都很激動。

袁媛沖上洪湖艦的甲板,站在右舷,不停地揮手;朱湖濱則沖上黃山艦導彈發射平臺,站在左舷,眺望著妻子。

當時兩艘戰艦之間,只相隔10多米,盡管機械聲嘈雜,他們還是能聽到彼此暖心的問候……

袁媛身邊的戰友,趕忙用“拍立得”相機記錄下這對夫妻隔海相望的畫面,也記錄下這次難得的“海上團圓”。

不少戰友得知,這對夫妻在隔船“秀恩愛”,也都跑到甲板上觀望。朱湖濱覺得不好意思,想要往船艙里鉆,又被戰友推了出來。

袁媛將已顯影的照片,封裝在一個鐵皮餅干盒里,從洪湖艦甲板扔到黃山艦上。那張照片馬上又被朱湖濱的戰友拿在手中,爭相傳閱。

手拿照片,想起當時的場景,朱湖濱開心地笑了。他說:“如果能像上次那樣,我和她再次在海上‘團圓’,我也很滿足了。”

月光下,黃山艦一路向北航行,洪湖艦一路向南而來。雖然不知道對方的準確位置,朱湖濱卻篤定,他們的戰艦正在彼此向對方靠近。

獨特的慶祝

聊起“團圓”的話題,黃山艦總士官長楊先偉先是愣了一下。

許久,他扶了一下眼鏡,語氣肯定:“服役這么多年,還真沒陪家人度過一個中秋節,基本都是在海上過的。”

漂泊在海上的艦員們,有時甚至會忘了節日臨近。去年中秋節,黃山艦正在南海某海域執行戰備執勤任務。炊事班發放月餅的時候,很多艦員才猛然想起——“原來已是中秋了。”

每逢中秋,楊先偉都和家里人通電話,這也是他和家人獨有的“慶祝”方式。一次次連接海陸的電話,成為他與家人的珍貴記憶。

多年前,楊先偉參加第二批亞丁灣護航任務時,艦上的通信保障水平有限,到了打電話的時間,艦員們排起長隊,每人限時3分鐘。

楊先偉的老家在四川資陽,父親是聾啞人。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他的母親因為受到災難場景的刺激,精神恍惚。照顧雙親的重擔,全都落在妻子一個人的肩上。每次3分鐘的越洋電話,他覺得除了簡單問候,許多心里話都來不及說。

當時,他的大兒子已經學會說話了,每次問“爸爸在哪兒”,妻子王舒一就會拿出他的軍裝照,告訴兒子,“這就是爸爸”。

那次護航結束,楊先偉回到家,進門就問兒子:“爸爸在哪兒?”小家伙卻用胖乎乎的小手,指著照片上的他說,“爸爸,爸爸!”

這一幕讓他難過了很久。

如今艦上通信保障水平提高了,與家人聯系方便了。每次給家里打電話,還沒跟妻子說上幾句,他的小女兒總會跑過來,咿咿呀呀地叫著“爸爸”。這也是楊先偉一天中最幸福的時刻。

從“照片爸爸”到“電話爸爸”,楊先偉知道,自己作為丈夫和父親,缺位太久了。在他的內心深藏著對妻子的一份虧欠:“家里的4位老人、兩個孩子都是她在照顧,沒有她的獨立和堅強,這個家是撐不下去的。”

小女兒出生時,楊先偉正在海上參加實彈演習。一個晚上,王舒一突然臨盆。當時只有她一人在家,只能艱難地一步步挪到樓下。

幸虧一位鄰居及時發現,才緊急將她護送到醫院。楊先偉事后聽說了這事,心里一直十分愧疚。

在一次海上維權行動中,黃山艦受命派出作戰小組,搭乘快艇對他國船只進行抵近驅離,任務異常艱巨。

作為總士官長的楊先偉把黨員骨干召集起來,問道:“誰志愿參加行動?”在他的面前,馬上立起一片手臂。最終,艦員們憑借專業的處置和昂揚的士氣,圓滿完成維權行動。

“我們很少把保家衛國掛在嘴邊,但軍人使命一直都在我們心底。”翻開楊先偉的履歷,看到他先后參加過護航、維權、演習等重大任務數十次,記者不得不由衷地感嘆“這個總士官長了不起”。

“要說了不起,我媳婦比我堅強,也比我能干,是她,替我支撐著一個家。”楊先偉自豪地說。皓月當空,站在東非之角,駐吉布提保障基地官兵遙望祖國的方向——

吉布提:堅守的力量

■張慶寶

  

中秋前夕,駐吉布提保障基地官兵向祖國人民獻上中秋祝福。 張慶寶攝

明月,借你給天堂里的媽媽捎句話

“明月啊,能幫我捎句話嗎?替我告訴天堂里的媽媽,我在吉布提挺好的,請她不要牽掛……”

中秋夜,思鄉時,四級軍士長王浩又唱起這首親手寫給母親的歌。

王浩永遠忘不了那個夜晚——今年4月14日凌晨,指導員劉偉把他從睡夢中喊醒,走到空曠處,兩人各自點上一支煙。月光下,劉偉有一句沒一句地跟他拉著家常。

“是不是媽媽出事了?”王浩忽然感覺哪兒有些不對勁,他一再追問,劉偉低頭不語。那一刻,他只覺得耳邊陣陣嗡鳴,頓時淚如雨下,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回山東濱州老家。

淚水模糊了雙眼。此時此刻,王浩仿佛看到月亮上印著母親的容貌——“兒啊,媽走了,不能再給你烙你最愛吃的煎餅了。”

去家路遙,人在天涯。

那個夜晚,王浩向著祖國的方向久久凝望,那是他和母親最后的告別。自從2016年母親被查出肝癌晚期,王浩總覺得虧欠母親太多。他和妻子做了個帶母親去海邊旅行的計劃,誰知還沒實施,母親就走了。

“兒子還沒帶您看大海呢。”子欲孝而親不待,王浩心里堵得慌。一次通話時,父親哽咽著說:“你媽臨走,囑咐你好好工作。”妻子也哭著告訴他,為了讓他安心服役,母親病得再重也要給他“報平安”。

親人的一番話,讓王浩思緒萬千。可他明白,部隊駐地與祖國相隔萬里,不是想回家就能回的。后來的日子,每當他想起母親的臨終遺言,心里便多了一份責任感——母親是讓我為國爭光啊!

中秋過后,王浩即將回國休假。他計劃把一塊吉布提的火山巖石、一枚“優秀士官”證章帶到母親墳前。“媽媽在天上看到了,會為我自豪的。”他的眼里閃爍著淚花。

寶貝,你的爸爸為和平遠航

“咱們兒子是幾點出生的?”吉布提當地時間9月18日晚,四級軍士長檀龍龍給妻子倪婭發了一條微信消息。半晌他才想起,家鄉合肥已是深夜一點多。

去年8月,他們的兒子出生。檀龍龍想著做個“電子卡片”,附上自己在吉布提的留影和幾句心里話,在中秋節當天,通過網絡發給遠在萬里之遙的妻兒。

檀龍龍說,他不是個合格的丈夫,更不是個稱職的父親。去年中秋,倪婭剛生完孩子在家坐月子,他在吉布提駐守;今年他們的兒子一周歲了,他也不能回家,只能與妻兒“視頻團圓”。

去年,駐吉布提保障基地剛成立,檀龍龍作為技術骨干調入基地工作。得知消息,他的內心既激動又矛盾——倪婭二胎懷孕7個多月了,大女兒剛滿5周歲,“我這一走,她一人哪能撐起這個家?”

“放心走吧,家里有我。”火車站臺上,倪婭挺著大肚子領著女兒前來送行。從接到命令到出發,這句話她已對他說過多次。

2017年8月1日,是我軍駐吉布提保障基地開營的日子。這一天,也是倪婭臨產住院的日子。為了讓檀龍龍在海外安心,直到倪婭進產房,家人才將這個消息告訴他。

當時,正是吉布提時間的深夜時分,檀龍龍忙完了工作,飯也顧不上吃,抱著一部對講機,焦急地等待著來自祖國的喜訊。

“328!328!收到請回話。”

“你家屬生了個大胖小子……”

聽到這個消息,檀龍龍喜極而泣。那一刻,對講機里同一頻道的戰友,也通過直播收聽了這一喜訊。遙遠的吉布提,每個人都沉浸在喜悅中。

中秋節當天,檀龍龍撥通了倪婭的電話。望著視頻中兒子酣睡的模樣,他憨笑著說:“將來要讓兒子知道,他的爸爸是一名為和平遠航的軍人!”

牽掛,堅守遠方的動力

中秋前夕,基地軍醫王東岺撥通了正在讀大學的女兒王雅琪的電話。

一段時間來,為了保送研究生的事,王雅琪始終心懷擔憂——自己平時成績一直穩定,可最近幾次考試成績略有起伏。擔心夢想難圓,一次通話中,她把煩惱告訴了爸爸。

從小到大,王雅琪都和爸爸無話不談。遇到煩心事,她也是先和爸爸商量。可這次,放下女兒的電話,王東岺的心里特別不是滋味。

幾年前,王東岺隨第11批赴南蘇丹維和醫療隊執行醫療保障任務,一走就是一年。當時女兒王雅琪即將參加中考,學校離家十幾公里,她每天上下學都是自己坐公交。妻子除了工作還要照顧臥病在床的老人,繁重的家務壓得她一年累瘦了一圈。

中考的壓力,自己沒有為女兒分擔過一點;家庭的重擔,全都壓在妻子一個人身上……這些都成為王東岺無法彌補的遺憾。

去年,得知駐吉布提保障基地選拔醫護人員,需要有援外工作經歷和經驗豐富的全科醫生,他再次報了名。正在大學研讀地理專業的女兒聽說老爸要去吉布提守防,立即表示支持。

“爸,我已經長大了!我可以照顧媽媽,照顧咱們的家。”看著女兒的笑容,王東岺不禁感嘆,女兒長大了。

在吉布提守防官兵有個頭疼腦熱,首先想到的都是“王軍醫”。作為基地最年長的兵,53歲的王東岺總是不厭其煩,精心醫治。他總說:“我們駐守的地方就是家,身邊的戰友都是親人。”

人常說,月是故鄉明。望著亞丁灣上空的月亮,王東岺說,再過兩年,他就要退休了,能在吉布提度過自己軍旅人生的最后一程,這是最大的榮光——“心里裝著祖國和親人,哪兒的月亮都同樣明亮。”

15选5开奖走势图表 伊涅斯塔 棋牌斗牛如何看牌抢庄 一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玩法 欢乐生肖规则 彩投帅哥骗局 广东时时彩稳赚技巧 北京pk10免费计划群 上海11选5能赚钱吗 变态捕鱼达人 杭州爱彩人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