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选5开奖走势图表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10-85916510

喬文娟:真情大愛書寫魚水深情

2017-11-08 12:10:00來源:洛陽日報

\

喬文娟家門口的兵媽媽信箱

\

喬文娟在家中翻閱戰士來信

“我可以叫您媽媽嗎?”2000年1月,陳永龍顫抖著發白的嘴唇,氣息微弱地問。

這位曾參加過“1998年長江抗洪”和慶祝新中國成立50周年大閱兵的戰士,因患白血病,躺在病床上,生命如風中油燈,隨時可能熄滅。

“可以,可以。孩子,我就是你的媽媽!”喬文娟彎下腰,輕輕撫摸著陳永龍額頭,眼里充滿慈母柔情,脊背如同滿拉的弓弦。

“媽媽……媽媽……我疼,您能抱抱我嗎?”陳永龍注視著喬文娟,緩緩伸出手臂。

喬文娟俯下身,一把摟住陳永龍,輕拍他的后背,語氣平靜、堅定:“孩子,挺住。媽媽照顧你,咱把身體養好了,重回軍營,繼續保家衛國……”

恰如一對深情的母子,兩人的淚流在一起。

母愛,在這一刻凝固;擁軍,在這一刻定格。

喬文娟,一位普通的女工,一條擁軍路,一走就是40多年,癡心不變,傾己所有……

“兵姐姐”“兵嫂嫂”“兵媽媽”——

“媽,閨女沒有送您最后一程,我得看我的‘兵兒子’啊”

2017年5月7日夜晚,火車在東北大地飛馳。62歲的喬文娟坐在火車上,突然接到妹妹打來的電話:“姐,咱媽不在了。”

“媽不在了,我沒有媽媽了!”喬文娟大腦一片空白,淚水刷地流了下來。怎么辦?是繼續去擁軍還是馬上返程回家?“來一趟東北不容易,我不能影響擁軍日程安排!”

5月8日,喬文娟和擁軍團成員一起,把洛陽企業捐助的耐寒玻璃安裝到吉林的一個邊防哨所。下午,與戰士座談,從小哨所談到大軍營,從不怕吃苦談到立功受獎,從個人小家庭談到祖國大家庭,喬文娟忍住心中的悲痛,侃侃而談……

5月9日,返回洛陽的喬文娟第一時間趕到殯儀館,看到走完94年人生歷程的母親,長跪不起。“媽,閨女沒有送您最后一程,我得看我的‘兵兒子’啊!”

處理好母親的后事,喬文娟回到家中。

在澗西區武漢路東側的一處街坊里,有幢老式建筑,走廊狹長昏暗,年代感十足。4樓的一戶人家,門外墻上懸掛著許多牌匾,每塊牌匾上的簡明文字,都與部隊有關。

咚咚咚……敲門聲剛落,喬文娟應聲開門。“戰士之家,迎來東西南北兵,歡迎歡迎,快請進。”

踏進屋內,空間很局促,地上除了沙發、茶幾、椅子等簡單的家具外,堆滿了各種擁軍榮譽證書、獎杯、戰士的信件、手工工藝品等,從內到外,一摞又一摞。墻上掛滿了錦旗、獎章、與戰士的合影照片,從上到下,一行又一行——“愛國擁軍模范”“愛灑軍營、情系國防”“一心向黨為人民、一生擁軍暖兵心”……

獎杯無言,證章不語。但其中蘊含的每一個故事,有情節,有波瀾,更有心血和汗水。

1976年8月的一天,當時在洛陽市第四印刷廠工作的喬文娟急匆匆走在上班的路上。突然,一輛失控的拖拉機沖上人行道,前車輪從她身上碾了過去,肝臟破裂、生命垂危……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后來才得知是兩位不知名的解放軍戰士,及時把她送到醫院,并為她獻了血。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況且是救命之恩,我要用第二次生命回報戰士,回報部隊,擁軍愛國!”喬文娟暗下決心。

感恩,如同充滿生命力的種子,一旦發芽,就頑強生長。

“姐姐,訓練太苦了……”“姐姐,我想家了……”每年新兵剛入伍的一段時間,一些戰士因不適應軍營環境而產生心理壓力。每當接到這樣的電話、收到這樣的信件時,喬文娟都會在電話里、信件中回復,推心置腹,情真意切。有時,她想方設法直接趕到部隊,面對面給他們鼓勁、加油。

一天又一天,“兵姐姐”變成了“兵嫂嫂”。

一年又一年,“兵嫂嫂”變成了“兵媽媽”。

“你們走進軍營是保衛國家、保護人民,是偉大的軍人!你們遠離家鄉,遠離父母的愛,兒在軍營母掛心,自你們走入軍營的那一刻,我就是你們的媽媽,我會把我所有的愛都獻給你們……”每當喬文娟在部隊的講臺上鼓舞新兵安心軍營時,臺下雷鳴般的掌聲遲遲不落;演講結束時,“我可以叫您媽媽嗎?”“我可以抱抱您嗎?”戰士們將喬文娟團團圍住,像和自己的母親久別重逢一樣。

戰士韓偉由于長期缺乏母愛,性格比較孤僻。喬文娟聽說后,先是給小韓寄去一件毛衣,后又專程到部隊看望他。小韓深受感動,他在給喬文娟的信中寫道:“喬媽媽,我是個孤兒,每當看到戰友受到父母的呵護,我就會有種強烈的孤獨感,是您給了我母愛,我一定用最優秀的成績來報答您。”

某紅軍團戰士陳永龍,不幸患上了白血病。喬文娟在病床前沒日沒夜照顧他。他愛吃甜食,喬文娟就專門給他做冰糖銀耳羹、八寶粥;他想吃水果,喬文娟就到超市里買自己從來都舍不得吃的蛇果、火龍果、美國紅提。他化療期間,喬文娟為了讓他吃到想吃的蒸雞蛋,懷里揣著飯盒,在暴雪中走了近一個小時。

不幸的是,陳永龍還是被病魔奪去了年輕的生命,喬文娟抱著他的遺體放聲大哭。之后,她不遠千里,將陳永龍的骨灰送到廣東老家的親人手中。

真情不變,熱情不減,激情不退——

輾轉2個多月,行程1萬多公里,終于找到了那個“十幾萬分之一”

母親的心是一個港灣,等待的,永遠是孩子的停靠。

1999年,重慶籍駐洛某部戰士蔣友清在體檢時,被檢查出白血病,他萬念俱灰。在極度絕望中,蔣友清給喬文娟寫了一封信:“媽媽,這場病打碎了我對明天的憧憬,我不知道自己還剩下多少時間,也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死亡……”

放下信,喬文娟立即趕到醫院,直奔蔣友清病房。“吱”的一聲,病房門輕輕打開了,原本坐在病床上兩眼呆滯的蔣友清,看到喬文娟的一剎那,淚水決堤,抱著喬文娟放聲痛哭:“媽媽,我心里好難受,我知道這種病很難治好,我才23歲呀……”

喬文娟緊緊地抱著蔣友清,她知道,此時此刻的安慰,雖然可以讓他重燃希望,但更重要的是趕緊找到挽救他生命的辦法。安撫好蔣友清,喬文娟找到了醫生。當她得知目前治療這種病的最好辦法就是進行骨髓移植時,脫口而出:“那就把我的骨髓移植給他!”醫生告訴她:“移植骨髓哪有你想得那么簡單?只有配型完全相合,才能進行移植手術,捐獻骨髓最好是患者的直系親屬,其他人能配上型的概率只有十幾萬分之一。”

“十幾萬分之一,去哪找這十幾萬分之一啊?!不管怎樣都要試試。”喬文娟心里不停琢磨,執意要先用自己骨髓進行配型。

可是,對于一個曾經經歷過嚴重車禍、身體常年較弱的人來說,捐獻骨髓無疑是拿生命冒險!

當晚,喬文娟將捐骨髓的想法告訴了家人,遭到反對。就連一向支持她的丈夫張建民,也頭一次站到她的對立面。

“捐骨髓?你不要命了!你不知道自己肝臟不好……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和女兒怎么辦?”結婚幾十年來,從未和妻子吵過架的丈夫向她大發雷霆。

入夜,躺在床上的喬文娟輾轉反側、毫無睡意,“媽媽”“媽媽”,耳旁一直縈繞著這樣的聲音,蔣友清蒼白而年輕的臉一直在腦海中浮現……睡在旁邊的丈夫醒了,看到妻子滿臉淚水,似乎明白了什么。“車輪下都能大難不死,說明我命硬,不救兵兒子,我這一輩子良心都過不去。”聽到妻子這樣說,丈夫沉默了……

之后,喬文娟前往濟南進行骨髓配型。遺憾的是,她的骨髓與蔣友清不能相配。雖然對這樣的結果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捧著檢驗結果單的喬文娟還是失聲痛哭。

喬文娟沒有放棄。擦干眼淚,她隨后尋遍全國11個骨髓庫,上海、北京、濟南、深圳……每個城市都留下了她尋覓的足跡;2個多月,行程1萬多公里,最終為蔣友清找到了那個“十幾萬分之一”。

當得知自己有救了,蔣友清再次淚水奔流:“媽媽,為了我,您吃盡了苦頭……”“傻孩子,你是我的兒子,別說為你吃點苦受點累,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換來你的生命,我也愿意!”

熱情、溫情、真情,點燃起生命的激情。

熱度、溫度、厚度,成就了生命的寬度。

“兵兒子”劉振江今年41歲,家住九都路9號院,2006年退伍。他是喬文娟天南海北眾多兵兒子中,住得離媽媽較近的一個。他和喬文娟相識時,也是在醫院的病床上。

1999年,正在部隊服役的劉振江被檢查出血液疾病,疑似再生障礙性貧血,到解放軍第一五○醫院內三科住院治療。他一度情緒非常低落,失去了對生活的希望。住院后不久的一天,他看到喬文娟來到病房,從懷中端出熱氣騰騰的排骨湯,盛出一碗碗來,熱情地遞給病房中的每一位戰士,一勺一勺喂戰士喝。

“見我情緒低落,食欲不振,喬媽媽握著我的手,不停地安慰我、開導我,持續了整個住院期。后來,我心結打開了,心情也好了,病也在兩年后奇跡般地痊愈了。她,就是我的再生母親。”劉振江說著,紅了眼眶。

像蔣友清、劉振江這樣的“兵兒子”,喬文娟已認了100多個。

1999年,喬文娟創辦了我國第一個“戰士心理咨詢輔導站”,開通了“心理咨詢熱線”,隨時隨地與戰士溝通。這些年,她被11個營、連聘為“營外教導員”“編外指導員”,先后與1000多名戰士當面或電話談心,與2000多名戰士進行書信交談,官兵都稱她是“新時期的編外士兵教育專家”。

一個楷模,一面旗幟,一種高度——

十幾年沒買過一件新外衣,家常飯經常是白水煮面條、饅頭就咸菜。

洛陽,千年帝都、牡丹花城,也是一片擁軍的熱土。

擁軍,滋養著這座城市的精神溫度,標記著這座城市的文明刻度。

五月的傍晚,華燈初上,城市洋溢著初夏的生機。在市科技館大廳內,喬文娟正在指導“中國擁軍網心連心藝術團”的成員們排練舞蹈節目,為到軍營慰問演出作著周密準備。

大家聽著她的要求,看著她的手勢,認真排練。人們注意到,她時不時輕揉一下右腹部。

“老毛病了,車禍落下的,忍一忍就過去了。”喬文娟說著,笑眼彎彎地看著大家,繼續商量著一招一式的把控。

傷痛,只是在不經意間一笑而過。

“一個人,渾身是鐵能打幾根釘。洛陽人有擁軍的傳統,我只是帶個頭,大家在‘熱’著呢。”喬文娟說,自己擁軍之所以幾十年無怨無悔,是因為背后有無數的鐵桿支持者。

從1999年起,由100多位洛陽市民組成的“喬文娟擁軍小組”,一直活躍在軍營內外;2004年,由20多名藝術家和文藝愛好者組成的“中國擁軍網心連心藝術團”成立,如今已有成員40多名,他們經常走進軍營慰問表演,給官兵送去歡樂。

2004年,喬文娟創辦了第一個專業擁軍網站“中國擁軍網”,面向社會大力宣傳和推動擁軍,許多熱心市民“觸網”。如今,通過網站已有300多名退伍戰士找到了稱心工作,50多名軍人喜結良緣。

“喬文娟幾乎用全部的財力、物力、精力去擁軍,無論誰走近她,都會被感染。”中國擁軍網心連心藝術團團員袁洛英說,有一次她在喬文娟家里,喬文娟忽然接到兵兒子要來家的電話,立刻拿出筆紙列個菜單,從兜里掏出錢給她。回來時,因漏買了咸魚,喬文娟有點急了,“我兒子最喜歡吃咸魚,怎么沒買呢?”她只好又去買。

在洛陽,喬文娟擁軍,早已成為一個楷模、一面旗幟、一種高度。

自然,喬文娟要面對的,有不解甚至質疑的聲音。

有一次,喬文娟去印擁軍名片,有人看到名片后,大聲議論著,“呀,喬文娟的名片。她擁軍都走火入魔了……”喬文娟抑制不住情緒,上前問道:“我走火入魔咋啦?跟我一樣走火入魔的人多了,你們去過部隊嗎?感受過戰士的需要嗎?”喬文娟說著,委屈的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前年,有人在網上發帖,質疑喬文娟擁軍事跡的真實性。此帖被轉發到“中國擁軍網心連心藝術團”的微信群里,群里立刻炸開了鍋,還沒等喬文娟有任何反應,群里人紛紛為她打抱不平,要找發帖人討個說法。

公道自在人心。如今的喬文娟,有了更多的從容和淡定,面對質疑總是一笑了之。

有人不禁發問:喬文娟如此擁軍,是不是很有錢?

情況,恰恰相反。

2003年“八一”前夕,喬文娟要到北京領獎,臨行前,她和丈夫來到澗西上海市場。

“就給自己買一件新衣服吧,就這一件!畢竟你要去的是北京。”知妻莫過夫,張建民知道喬文娟給自己花錢一向“摳”著呢。

試穿新衣,喬文娟照著鏡子,看了又看。最后,摸了摸價簽,“還是算了,等以后發了工資再說吧”。

這次,丈夫還是沒有說服妻子。

幾乎沒人能夠想象,作為一個女人,喬文娟十幾年沒買過一件新外衣;她年過六旬,身體也不好,家里的飯卻經常是白水煮面條、饅頭就咸菜……

喬文娟和丈夫張建民同在河南柴油機重工有限責任公司工作,她2001年5月為了給蔣友清捐獻骨髓,以工人身份辦理了病退手續,收入不高。喬文娟幾十年如一日擁軍,投入的費用都是平時省吃儉用“摳”出來的。為了支持喬文娟擁軍,張建民幾乎承擔了全部家務。

女兒張慧對母親也是極力支持。上大學時,張慧經檢查疑為早期強直性脊柱炎,當時,喬文娟正在北京的解放軍第三○七醫院為“兵兒子”蔣友清的骨髓移植和籌款工作忙碌著,無暇照顧女兒。但女兒知道,媽媽不光是她一個人的媽媽,看到兵哥哥們那么需要她,那么敬重她,對母親也慢慢從最初的埋怨轉為理解和敬佩。

2017年1月23日,還有5天就是春節了。遠在北京的女兒打電話問:“媽,今年去部隊過年還是在家過年?”一句話,問得喬文娟一時竟無言以對。是啊!這么多年,自己一直和戰士們一塊過年,今年,得讓閨女回來呀——“小慧啊,回來吧,今年媽跟你一塊兒過年。”

1月27日,農歷除夕。天色已晚,喬文娟的手機又響了。她走到張慧跟前,撥弄著女兒的頭發,柔聲地說:“小慧,媽跟你商量件事,好嗎?”

很顯然,媽媽又要去部隊了。張慧強作歡顏:“媽,我知道,您的魂兒在部隊呢!快去吧,我們等著您,您什么時候回來,我們家什么時候吃年夜飯。”說罷,張慧把臉背了過去。

親情,就是在回頭躲避淚水的那一刻流淌。

喬文娟看了一眼丈夫,親了親小外孫,穿上軍大衣,匆匆下樓。

寒風襲人。路燈下,那一抹橄欖綠,鮮艷、醒目,堅定向前……

年味彌漫,真情濃濃。擁軍,洛陽正在路上。

15选5开奖走势图表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刷分器 内蒙古时时精准预测 经典捕鱼达人破解版 老快3开奖结果今天 足球比赛直播 玩大小单双的押注技巧 彩票稳赚投注技巧 淘宝快3的开奖时间 6美团饿了吗商家真的能赚钱吗 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